ca88亚洲城娱乐,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

120谁叫的救护车?

    经过一段时间的疯狂赶路,鸣人三人终于看到了草地上的纲手和轮椅上的大蛇丸,还有那有些扎眼的两个竖直的棺材和大蛇丸的两个小弟,说来也巧,鸣人刚好认识大蛇丸小弟之一的兜,原来这货真的是间谍

    在看到两具棺材的那一瞬间,初代的情绪有些失控,他跟二代被通灵出来无所谓,毕竟他们心大而且早就在秽土转生这个忍术被创造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以后会被人用这个忍术召唤出来,毕竟他们是一个时代的巅峰,不召唤他们才有鬼。

    可他孙子绳树不同,绳树的实力不强,死的时候也不过是一个下忍,按理说不会有哪个傻子会浪费查克拉去召唤他,可现在绳树却被当做是交易筹码召唤出来,这让他怎么忍他千手柱间的孙子什么时候要有这种待遇

    嘛,不过热血上头的初代好像忘记了,拿他孙子当交易筹码的人是他的孙女。

    鸣人一个瞬步率先上前一脚踹飞在一边看戏的兜,再反身抓住大蛇丸的另一个小弟的领子将他跟兜扔在一边,一瞬间就把场地给清空了。

    “大蛇丸,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在冰轮丸下活下来的,但是这次你别想逃”鸣人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大蛇丸,目光灼灼地道。

    “呵呵呵鸣人君,你确定要在这里杀了我”大蛇丸看了一眼正在赶来的初代和自来也,游刃有余地道:“如果是你们四个一起的话,我的确活不成,但是在这里杀了我的话,佐助君也会死的呦。”

    “你”鸣人瞳孔一缩,冷声道:“果然是你把佐助抓走了吗你把他抓走要做什么”

    “谁知道呢”大蛇丸卖了个关子,随后示意他向后看,道:“还有,虽然你的实力不错,但最好注意一下背后,把背后暴露给敌人可不是一个合格的忍者该做的事。”

    背后传来了密集的破空声,但鸣人对此并不理会,任其打在了自己的身体上,结果却是连他的衣服都无法破坏。

    还记得死神的一项被动能力吗灵压越强越凝聚,身体的防御能力就越强,就像更木剑八那样,既拥有强大的灵压,又拥有非比寻常的凝聚程度,一般人根本就砍不动他,砍他就跟给他挠痒痒一样没感觉。

    虽然鸣人现在还不至于像更木剑八那么变态,但也不是一般的飞行道具能够破防的,又不是什么有特殊能力的飞行道具,连躲都懒得躲。

    “鸣人你没事吧”自来也终于赶到了,他已经看到刚才鸣人被人偷袭的一幕,有些担心他会不会因为被偷袭而受伤。

    “没事,这样的攻击还不能把我怎么样。”鸣人转身向刚刚攻击他的人和兜走去,道:“大蛇丸就交给你搞定了,别杀了他,我还要问他佐助把佐助藏哪去了。”

    “喂,你不自己来吗”自来也疑惑地问道:“看你很想出手的样子,要不你上”

    “不用了,你们三忍已经很久没聚集在一起了吧”鸣人一边走一边拔刀,道:“相聚的时光很短暂,你们就好好享受吧,至于我,只需要在结束后参与进去就行了。”

    “喂你们”纲手看着这突入的三忍,张嘴想要说话,却被初代给打断,“小纲你不要说话,对你的处置等结束后再决定,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把大蛇丸暴打一顿”

    “呵呵呵初代大人您竟然没有被木叶给封印,而且还被解除了符咒的控制。”大蛇丸一边用自己僵硬的手结印,一边道:“但是您好像忘了,施术者是能够解除秽土转生的,我们小辈之间的战斗就不劳烦您费心了。秽土转生,解”

    随着大蛇丸的一声大喝,初代秽土转生的身体开始分崩离析,散发着淡淡白光的初代的灵魂从秽土转生的身体中飘出,秽土转生的身体化作一片片纸片四散,作为祭品的人的尸体从纸片中出现倒下已经死了。

    “哎呀,我都忘了还有这回事,看起来不能继续在玩下去了。”初代挠了挠后脑勺,道:“小纲啊,再见了,能看到成长后的你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说着,初代的灵魂像是被什么吸引了一般,径直飞上了天,在不属于自己的时代活动了半个月的忍者之神千手柱间再次回归净土。

    “爷爷”纲手目瞪口呆,这事态的发展太过迅速太过出乎意料,她现在都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呵呵呵碍事的人已经不在了,现在应该继续我们的交易了。”大蛇丸阴阴一笑,道:“怎么样纲手,我们之间的交易还要不要继续,我为你复活加藤断和绳树,你为我治疗,这交易很划算对吧”

    “放你娘的屁”纲手直接破口大骂,“老娘从来都没考虑过交易的事,我这次过来是为了暴打你一顿”

    说着,纲手将自己的绿大褂脱下来扔到一边,跳向了轮椅上的大蛇丸,纲手可不管大蛇丸现在能不能动,反正只要注意点别打死别见血就行了,她纲手还从来没怕过谁只是大蛇丸的手段有些诡异,不防着点不行,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给他拖延时间的机会一拳干死他,就像纲手要做的那样

    “初代大人走了吗”鸣人脚下踩着药师兜,转头看向初代消失的地方,感觉有些不现实,这走的未免也太突然了,他还以为初代会在木叶所有忍者的注视下离开,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别在战斗中东张西望”大蛇丸的另一个小弟君麻吕从自己的肩胛骨抽出一根骨剑,将其刺向了鸣人脑袋。

    头也不回的抬起手抓住了刺过来的骨剑,鸣人缓缓转过头道:“在战斗中是不应该东张西望,但很抱歉,碾压并不算在战斗的范围内。”

    鸣人右手刀光一闪,斩断了君麻吕的骨剑,并在他的胸口留下了一道从左下腹延伸到右肩的巨大伤口,毫无反抗之力的君麻吕咬着牙不让自己倒下,身体各处都长出骨刺,冲向了鸣人。

    ps:赶上了,终于赶上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