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娱乐,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

被出轨主妇的反击 11

    李思带着疑惑进来,而后又带着疑惑出去,韩姐不过是辞职,按理说不至于两人吵起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回到座位上的时候,旁边的同事正好叫了份外卖,买的是楼下的大鸡排。鸡排油腻腻的香味飘到她的鼻尖,忽然之间她的胃部开始翻江倒海。

    李思捂着嘴,强压下胃部的不适,但是这股恶心反而越来越严重,折腾的她有气无力。

    “思思,你没事吧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旁边吃鸡排的同事见她面色惨白,还捂着嘴,立马放下鸡排关心的问道。

    李思一只手捂着嘴,另一只手无力的冲她摆摆手。

    “没事,可能早上没吃早点,然后最近饮食不正常就犯胃病了。你鸡排的那股味道估计刺激了我的胃。”

    那同事闻言立马把鸡排那远,歉意的说道:

    “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会犯胃病。我去茶水间吃吧,你喝点热水暖暖胃,我这里有苏打饼干,吃了会好一点。”说着就要打开抽屉去拿苏打饼干。

    “不用了,你在这吃鸡排吧,我去茶水间缓一缓就好。要是徐总问起我,你记得帮我打个掩护。”

    同事冲她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确定李思走远之后才小心翼翼继续吃鸡排。她一边吃,一边心里嘀咕:以前怎么就没听说过思思有胃病呢之前在她面前吃鸡排也没这样犯恶心啊,真是奇怪。”

    公司的茶水间和洗手间是一个方向,李思还没来得及去茶水间休息,胃里的不适又开始加重了。她捂着嘴快速跑到洗手间,扶着马桶狂吐。

    但是奇怪的是,她就是干呕,吐出来的也只有清水,吐到最后她都快脱力了,马桶里面都是黄色的胆汁。

    “怎么回事,我也没吃错什么东西啊”

    李思蹙眉靠在厕门上,心里的疑惑越来越深。

    “唰”突然间隔壁厕位传来冲水声,紧接着从里走出一位身穿黑白套裙的女子,赫然是之前和徐朗不欢而散的韩淼。

    “你这样的情况,多久了”

    韩淼在洗手台清洗手,精心描画的双眼看着镜子中面色虚弱的李思。

    韩淼这人是天生的尤物,哪怕李思同样作为徐朗的情人,都无法对她气半点的对抗心。一来是在颜值和气质上,她就不如韩淼,二来就是她可跟着徐朗最久的一个女人,和她们这些后来的完全不一样。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她无欲无求。

    这是徐朗亲口对她说的。徐朗说,他送钱给韩淼,她就收着,给首饰她也守着,但是却从来不会主动开口要什么。徐朗说如果这世上有完美的情人,那么韩淼必然是其中一个。

    正因为以上种种,李思对韩淼生不出一丝嫉妒心,最多感叹这女人活得真是潇洒不羁。

    “应该是今天刚开始,以前都是好好的。”

    李思强撑着身体,走到韩淼的身边拧开水龙头开始洗手漱口。冰凉的水接触温热的口腔,压住了胃里还在上涌的呕吐。

    韩淼背靠着洗漱台,双手环抱着波涛汹涌的胸口。

    “我听说公司酒会那天,徐朗去了你那里”

    李思漱口的动作一顿,而后轻轻吐掉口里的污水,装作不在意的说道:

    “那天他喝多了,我就扶着他回去了。韩姐你也知道徐总的脾气,喝醉了就会抓着看到的人不放,甩都甩不开的。”

    韩淼轻轻笑了下,撩了撩耳边的碎发。

    “你别紧张,我就随意问问。徐朗喜欢乖巧一点的女人,我看你这样子倒是非常合他的心意。”

    “韩姐说笑了,我算什么。”李思自嘲一笑,“前有他的妻子,后有韩姐这样的美人儿,我不过是他心血来潮的调剂品罢了。”

    “你怎么知道以后这徐夫人的位置会不会是你的事在人为,天真的小可爱。”

    韩淼意味深长的说道。

    李思的手紧了紧,她也不是傻子,听得出韩淼话中的暗示。

    “韩姐有话不妨明说,我知道你今天去和徐总辞职了,你打算离开他了”

    “眼睛倒是挺尖的。我该说的已经和你说了,做不做是你自己的事情了,别到时候和我说我没有提示你。”

    韩淼语气淡淡,说不上来是否因为李思窥探她的事情而感到愤怒。

    “韩姐,你是不是也知道他妻子去贫困山区的事情”

    她点点头,“这事儿我早知道了。”

    李思站在她的身边,低声的问道:

    “那你辞职的事情,和这个有关系吗”

    “你想多了,我辞职不过是因为腻了现在的日子。我和徐朗也说了,我想回去开个花店,然后等一个爱我的人嫁了。”

    “你认真的”

    韩淼嗤笑一声,“你以为我和你开玩笑呢我花店的地址都敲定好了,定金也付了,就差找个日子开张了。”

    李思沉默了半晌不出声,大概半分钟后,她自嘲的说道:

    “即便你走了,我也不是那个站在他身边的女人。他的妻子怕是都不知道我们的存在。”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这件事会不会有结果呢如果说你有个孩子呢徐朗都快三十岁了,膝下还是空虚的,如果你给他生了个孩子,你说他会不会离婚娶你”

    韩淼循循善诱的话语就像是魔鬼施的魔咒,让李思不自觉的跟着她的话开始想象自己生下孩子,当上徐夫人的样子。

    可是当她摸到平坦没有一丝赘肉的肚子时,脸上划过一丝落寞。

    “不可能的,他不会允许我怀孕的,事前都戴套,即便没有,事后都会让我吃药。”

    韩淼顺着她的手看了一眼肚子,也不在继续刚刚的话题,毕竟点到为止,说的太多倒是让她怀疑自己别有用心了,虽然她的确有这个想法。她淡淡的说道:

    “你刚不是呕吐吗,去医院检查检查吧。年纪轻轻可别熬出什么职业病来,不然苦的可是你自己。”

    李思感激的一笑,“韩姐你真是一个好人,要是换了他其他的女人,可是巴不得我落下个什么疾病。”

    韩淼笑了笑没有说话,心里却是不住的嘲讽。原来她也有被发好人卡的一天啊,这天真的小可爱要是知道她的目的,不知道会恨死她呢,还是会感激她

    反正机会她已经给她了,能不能抓住就看李思自己的本事了。如果徐朗执意要打掉她肚子里的孩子,那就当她这枚棋子废了好了,反正也没有什么多大的损失。

    两人各怀心思结束了这短暂的交谈,一前一后回了座位。临走前,韩淼给了李思自己花店的地址,还告诉她说如果有事可以直接去那里找她。

    李思信了韩淼的话,认为她是真的想要离开徐朗,去当一个自由的花店主人。为此,她还十分郑重的将这个地址记在了手机的备忘录上面,心里想着等花店开业,她一定前去捧个场。

    而在磊石村的顾清平不知道前世见到的李思这会儿已经开始收到了韩淼别有用心的蛊惑。如果她当时没有来这里支教,可能会顺着公司的蛛丝马迹,抓到韩淼这个潜在的危险。

    可惜很多事情都没有所谓的如果,正因为她选择去支教,所以她在不久的之后注定再次直面对上李思,却没发现李思背后默默谋划的韩淼。

    祈羽倒是发现了这一丝不寻常,但是仅凭着心里的那些怀疑却不能擅自下结论。直到她查到某个医院保密的很好的孕检报告,她才发现韩淼这个女人才是所有人之中的狠角色。

    说不定前世顾清平意外的车祸,都是这个女人做的手脚。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现在的韩淼正如她计划之中的那样,轻轻松松的离开了徐朗这个风暴圈,安安心心的回去养胎了。

    她一向的准则就是,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到最好。纵然李思也坏了孩子,但是那又怎么样,她太了解徐朗了,没有他的允许她们是不会生下他的孩子的。

    所谓徐朗的爱,她其实不需要,她要的是徐夫人这个名分之下的累累财富。在这点上,李思和她高度默契,只是可惜了李思这个人对自己不够狠,对别人又不够心计。所以注定了她是她韩淼手中可以随意利用的棋子。

    再说顾清平,这几天她跟着顾嘉树跑来跑去,终于是敲定了建校的地点,就在村口旁边那片半荒废的田地。据老村长说那里的田地是无主的,这也就省掉了不少利益的牵扯。

    确定完地点之后,他们就要着手准备打地基了。他们这次要建的学校比起外面的学校来说肯定粗糙了一些,考虑到村里的孩子也没有很多,所以打算建一个包含了小学到初中的学校。

    在顾嘉树规划之中,小学和初中其实是分开的,但是又是一个整体。因为孩子不多,所以每个年级段也就设了一个班。

    打地基之前,顾嘉树去了一通电话给徐朗,和他谈免费提供建材的事情。他们计划是修路和建校同步进行,人不够的话村里的男人也可以帮忙。

    既然是红十字会捐赠的,他们又省去了建材这一大笔费用,所以村民帮助建设是有工资的。虽然这点工资是没法和外面的工地工人相比,但是对于村民来说却是一笔很难得的收入。

    顾清平不知道顾嘉树怎么和徐朗谈的,总之建材的事情是敲定下来了,并且会尽快提供过来。

    “你怎么和他说的,他会这么痛快答应”

    顾清平坐在坑上,手掌对着火坑取暖。

    顾嘉树拿过火钳拨了拨火坑里面的炭火,然后丢了两个橘子进去。

    “商人重利,他原本是不愿意的,但是我就是给他画了一个大饼,承诺以后政府开标优先考虑他们公司。反正开标的事情不归我管,届时推给我同事就好了。”

    “噗呲,你这样漏洞百出的话,他竟然也信了”徐朗莫不是个傻的

    “他不信也得信呐,难道他想因为这件事情得罪政府那他的公司的年检还想不想好好过了”

    “知道你厉害哎哎哎,我的橘子好了,快点拨出来。还有把我准备好的粥拿过来煨上”

    顾嘉树也是好脾气,任劳任怨的听着顾清平指挥他。当他打开搪瓷杯的盖子,发现里面飘着几块碎肉的识海,面色浮现了一股子嫌弃。

    “你放肉就放肉,怎么放的是油肉,腻不腻啊”

    顾清平瞪了他一眼,“你懂什么这样煨出来的粥才会香喷喷的我可告诉你啊,等下可不许和我抢。”

    顾清平说的不错,他们在吃完煨橘子之后,阵阵粥香开始弥漫在这狭小的房间,仔细闻还能闻到一股子肉香,很是诱人。

    这种用炭火慢慢煨出来的粥特别的粘稠和香甜,还有这一种说不上来的滋味,总之顾嘉树可以确定这是他闻到的最香的粥。

    等粥煨干水分是一件很漫长的事情,不过好在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顾清平裹着湿布小心翼翼取出搪瓷杯,然后再从一边的柜子中拿出两副碗筷。

    她盛了一份给顾嘉树,面色非常不情愿,嘴上还嘟嘟囔囔。

    “别说我小气啊,我可是给了你一部分的。剩下的都是我的,不许和我抢”

    顾嘉树看她这样护食,心里不由得觉得好笑。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率真可爱的顾清平,想到这里,他眼中不自觉流露出一丝丝爱意。

    如果岁月静好,那么该有多好。如果当初他在徐朗之前,向她说明自己的心意,那么这会儿她是不是就已经是自己合法的妻子

    “清平,你对你现在的生活,有过怨恨吗”

    顾清平吹粥的动作顿了一顿,然后很快恢复了正常。

    “也许以前是怨恨的吧,后来我在看到一句歌词:不经波折,怎知谁从未离开。我觉得这话挺好的,锦上添花我不需要,雪中送炭的才是我最珍惜的。”

    “没想到你还会这样洒脱豁达。”

    顾清平微微一笑,“你要是死过一次,也会这样想。”她顿了下,继续补充道:“我指的是心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